亲信接连被抓抗议此起彼伏 朴槿惠或将放权平危机

亲信接连被抓抗议此起彼伏 朴槿惠或将放权平危机

亲信接连被抓抗议此起彼伏 朴槿惠或将放权平危机

  在韩国总统朴槿惠上周五声音颤抖地为“干政门”事件向国民道歉之后,这一场政治危机的态势并未得到缓解。“崔顺实案”特检组6日传讯一周前辞职的前青瓦台负责民政事务的首席秘书禹柄宇。而与该案相关的两名核心人物——前青瓦台首席秘书安钟范和前附属秘书郑虎成6日则被批捕。如今,韩国各界“倒朴”声浪高涨,5日晚,20万人参与首尔集会,要求朴槿惠下台。韩媒称,朴槿惠或许将同意“退居二线”以平息政局。

  总统和这些丑闻到底有多大关系?她身边的人逐一被查。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说,各种关于朴槿惠直接或间接参与Mir财团、K体育财团募集资金的证据不断曝光,针对朴槿惠的司法调查未来可能超出“滥用职权”范围,可能涉及“收受贿赂”等罪名。有司法界人士指出,不排除朴槿惠是“贿赂罪的主谋”。报道说,向大企业施压及在两大财团“捐款”问题上,安钟范接受特检组调查时声称“是按照总统指令行事”。此后,又有报道说朴槿惠和韩国大企业总裁面谈时直接要求对方出资。这不免让人想到前总统全斗焕下台前成立的“日海财团”,当时全斗焕利用各种手段向企业违规索取资金高达587.5亿韩元。1997年,韩国法院以任期内从“日海财团”获得大额资金好处费为由,判决全斗焕犯受贿罪。

  由于“崔顺实案”持续发酵,各种权钱交易的丑闻不断出现,比如韩国大企业如果“不听话”,甚至可能遭遇破产危机。韩联社6日说,韩进海运突然被法院接管并进入破产程序,崔顺实或许在背后插了一手。韩进海运董事长赵亮镐最近承认此前受到时任文化体育部长官金钟德的压力,要求自己请辞平昌冬奥会组委会委员长一职。此前,赵亮镐拒绝文化体育观光部相关人士要求“韩进海运出资支援崔顺实主导的Mir财团”,得罪了“幕后实权派”。后来,韩国政府拒绝向韩进海运提供3000亿韩元补助,待韩进海运进入破产程序后,政府才推出6.5万亿韩元的“挽救海运业对策”。不少人认为,整个过程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总统!”韩国政界、学界及各地方要求朴槿惠下台的呼声越来越强烈。韩国MT网站6日说,20万民众参加了首尔5日晚的“倒朴”示威,堪称疯牛病烛光示威事件后的最大规模集会,但整场示威没有发生警民冲突,“体现广大民众的愤怒心情,也保持了理智”。MBN电视台6日说,最新民调结果显示,57.2%的韩国人不接受朴槿惠的道歉。韩国《亚细亚经济》6日说,韩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47名国会议员当天在青瓦台前举行记者会,敦促朴槿惠放手国政,将权力交给国会和未来的“中立政府”。

  《韩民族新闻》6日说,美国白宫发言人舒尔茨日前回答“现在奥巴马总统希望与朴槿惠总统继续保持密切关系还是保持距离”的提问时说:“韩美是紧密的同盟关系,无论谁在台上引领国家,这种关系都不会改变。朴槿惠上台后三四年,奥巴马与其一直保持有效合作的关系。”这番话在韩国引发“微妙冲击”。分析认为,白宫发言人的言论有与面临巨大下台压力的朴槿惠“保持距离”之意,而舒尔茨在谈及G20杭州峰会后,奥巴马与朴槿惠再无直接沟通的言论,也显示白宫要与朴槿惠“划清界限”。

  《首尔经济》说,韩国各界要求朴槿惠放权的呼声日益高涨,青瓦台不断传出朴槿惠或许同意“退居二线”的消息。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青瓦台相关人士6日说,如果有必要,总统会再次公开说明如何与总理分权,现在最可能的方式是总统主管外交、军事,总理主要管理经济和民生。韩国《每日经济》6日质疑说,本月下旬将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APEC峰会,届时总统还是总理出席是个难题。而作为韩国外交安保难题的“萨德”部署问题,其推动力也可能弱化。虽然韩国外交部门和美国信誓旦旦表示“萨德”部署进程不会受影响,但新总理提名人金秉准已公开反对“萨德”进入韩国,何况“萨德”部署还需要在野党的配合才能最终完成,“韩国正在经历一场波谲云诡的考验”。page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